提高对证券科技的重视程度>>您当前位置:全讯网 > 企业文化 >

提高对证券科技的重视程度

    深化科技运用是推动证券业高质量发展的第一生产力,从整体上看,我国证券科技与银行业、互联网企业和国际一流投行的科技运用相比存在较大差距,近几年的一些创新,例如互联网理财账户、网上商城,理财超市等,也未能取得预期效果。
  究其原因,一是证券行业整体实力较弱,创新力量相对集中在交易所和大券商;二是对证券科技的重要性认识不够,人力、资金投入不足,技术系统开发主要靠外包(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7年我国金融信息化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864.2亿元,其中,银行业信息化投入规模占市场整体的69.37%,证券业信息化投入比重为10.23%。在技术人才方面,2017年底,国内证券公司的技术人员占比不足1%,而国外很多资产管理机构科技人员占比达30%以上);三是试错成本高,证券公司在强监管之下开展业务运行和信息系统建设,面对新技术,往往只能在测试环境试错;四是证券科技的运用和创新主要集中在传统业务转型,缺少针对金融产品、金融交易技术的创新,更谈不上整个价值链的重组。随着保险业的转型走向纵深,保险科技水平也呈现出发展的新态势。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魏迎宁表示,中国保险业转型发展需要三个方面,即最底层需要科技、技术;中间需要有机制;最上面需要监管。作为保险业发展根基的科技力量,从未像今天这样深入地影响着行业整体转型的命运以及人民的生活需求。
  布局保险科技动力不减,新兴科技快速发展,正深刻改变着保险行业的竞争格局与生态。如众安保险CEO陈劲所言,科技不仅重塑保险行业技术服务标准,更从基础设施层支持行业升级转型,在拓展保险保障职能、增强行业风险管理核心能力的同时,引领行业朝着科技化、智能化、现代化的方向发展。
  2018年,保险业整体增速放缓,但资本似乎并未放弃对于保险科技的追逐。根据《2018年保险科技行业融资风向报告》,2018年保险科技领域共发生融资事件42起,数量同比增长23.5%,共38家保险创企获得资本支持,4家创企一年内完成两轮融资,总体形势好于2017年。
  持牌险企、保险中介、科技公司纷纷加入,据《金融时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有15家持牌险企投资了近50家科技类子公司;其他类背景的保险科技创业公司达200余家。持牌险企布局保险科技主要是因为数字化战略转型所需,而保险中介和科技类企业布局保险科技,大多是瞄准了保险产业链条上的痛点,即赋能营销、承保、保单服务、理赔等保险流程的同时,增加保险场景。
  众安金融科技研究院联合毕马威对保险公司、互联网公司、科技公司及高校科研院所等数百位从业人员进行的调研表明,98%的受访对象认为科技是保险行业未来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或重要支持;70%的受访对象认为,保险科技在未来5年内将对行业产生较大影响。受访者普遍认为,保险科技将有助于提高保险公司运营效率、降低经营成本、精准定位客户、提高风险管理能力。
  “超人用户”促科技突围,消费者行为的改变催生保险公司的转变。科技的最终服务对象必然落在消费者,目标是让保险产品的体验更具温度。从早期的淘宝退运险开始,到2017年火爆的重疾类产品,车险领域的UBI(基于驾驶行为的保险)车险以及蚂蚁金服2018年中期推出的ABI(智能驾驶车险指数模型)产品,都在演绎着创新,这其中扮演驱动力的无疑是技术和用户需求。这些产品的创新都围绕着消费者需求,技术赋能是实现的手段。
  行业的传统“领军者”们显然洞察到了消费群体的变化趋势,以中国人保、中国太保、中国平安为代表的大型险企,纷纷开启数字化转型,寻求以科技赋能保险业务。但记者了解到,传统保险公司在营销方面也遇到了一系列难题,如客户拉新和留存难、多渠道客户交叉营销和服务难、缺乏精细化运营和精准营销等。营销人员无法针对客群展开“千人千面”的精准营销,大量老客户和续期市场未激活,保费增速放缓。客户则无法从“对”的渠道接收到“对”的产品和活动,客户体验难以获得提升。
  为解决传统保险公司在数字化转型进程中遇到的痛点,众安科技推出保险业数字化营销解决方案,凭借全渠道数据整合能力、多生态数据积累、精准人群洞察能力、全面数据化运营工具经验等核心优势,全面提升保险行业的精准营销和数字化运营能力。传统保险公司有望借助科技的力量,抓住更多“超人用户”。
  未来科技赋能的新趋势,虽然科技赋能势不可挡,但要实现科技与保险更加充分地融合仍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在泰康保险集团总裁兼泰康在线董事长刘经纶看来,科技推动保险业加快实现高质量发展有四大趋势:一是数据资产战略价值将进一步凸显;二是保险行业智能化进程进一步加速;三是保险行业客户体验将进一步改善;四是生态模式将进一步加强。
  借助科技手段进行“赋能”,很多技术在保险业的运用才刚刚迈开第一步,从产品研发到销售,到理赔服务,再到运营与风控环节,绝大部分应用都是初级的。目前来看,科技在保险行业的应用,无论对传统公司还是新兴的公司,都已体现在整个服务价值链过程中,但在应用中也存在较大的风险,如信息泄露、信息丢失、信息泛滥等等。
  人保金服副总裁、爱保科技董事长王俊认为,传统保险公司更应该看到保险科技对重塑保险价值链的作用。传统企业受制于体制机制的约束,难以做颠覆式的创新,但仍需要对一些企业运营和核心能力构建的关键环节进行科技改造,投入就会产生效用。
  对于保险科技未来的发展,有蚂蚁金服副总裁、保险事业群总裁尹铭关于“保险科技将全面转向服务生态,而不再仅仅是销售”的预判;有中国平安运用“金融+科技”“金融+生态”双引擎助推自身实现跨越式增长的战略;也有陈劲谈到的抓住“深挖新技术”“推进新融合”“服务新生代”小趋势将孕育出的新保险生态。 第三届中国金融科技大会在北京举行。中国证券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会长安青松在大会主旨发言中指出,金融业的发展历史就是运用科技不断创新发展的历史。他认为,我国证券科技与银行业、互联网企业和国际一流投行的科技运用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我国证券业迫切需要从战略发展的高度,提高对证券科技的重视程度。
  本次金融科技大会,学界、业界、创新企业的代表共聚一堂探讨金融科技的创新与运用,对把握金融科技发展趋势,推动金融业创新驱动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借此机会,结合证券业深化科技运用,提升数据价值,推动高质量发展,我谈三点看法,与大家交流。
  证券业与金融科技的深度融合是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一科学论断,深刻揭示了科学技术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作为典型的技术密集、信息密集、人才密集型行业,金融业的发展历史就是运用科技不断创新发展的历史。科技与金融的结合对金融业的发展至关重要:科技的运用打破了传统金融机构的业务和地域界限,突破了时空限制,拓展了金融的广度和深度,借助高科技,金融机构不断向综合化、国际化方向发展。科技也极大的提高了金融服务的效率,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金融产品的供给能力。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发展大致经历了四个阶段:一是IT加金融,实现业务办公的电子化、自动化;二是利用互联网移动终端渠道汇聚大量用户和信息实现信息共享,业务融合;三是科技企业进入资本市场,借助机器、数据、网络、用户信息、交易行为提供综合金融服务;四是金融科技向普惠方向发展,解决更多用户需求和监管问题。
  证券市场是信息信用市场,科技运用是证券业发展的生命线。以证券交易为例,在电话出现以前,人们需要在现场通过手势表达买卖,难以想象实现异地远程交易。电话发明后,解决了两地信息交流问题,使得交易能够达成,但由于电话费昂贵,异地远程交易并不活跃。20世纪90年代互联网的诞生,颠覆了传统的证券交易方式,将证券交易推向了新的历史发展阶段,极大地改变了证券业的发展方向。
  我国证券市场能够在28年间,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股票市场、第三大债券市场、第二大私募市场,主要得益于在开业之初就借助互联网方兴未艾的春风,运用互联网技术高起点实现电子化自动撮合交易、实时数据远程传输和无纸化中央登记结算等先进技术,科技运用成为证券业发展的生命线。
  进入21世纪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进一步催生新的证券业务模式,以E-trade为代表的网上券商异军突起,运用互联网运行高效、费用低廉的优势迅速发展壮大。
  近年来,证券业广泛运用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ABCD)等新技术,推动传统业务转型,创新业务模式,提高管理效率,促进合规、风控智能化,科技与证券业的结合已从简单的“拼接”转变为深度的“融合”。
  据统计,我国131家证券公司中,已有超过50家公司利用人工智能等技术,为客户提供智能客服、客户画像,个性化资讯、智能投顾、智能交易等服务;一些公司已通过创新的手段,利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更好地解决信息获取中维度不足、效率不高的问题;部分公司已着手研究区块链在证券结算、发行、内部合规管理等方面的运用。
  截至2017年年底,国内证券公司的IT总投入超过115.9亿元,与2016年相比,增长11.7%,IT总人员超过1.3万余人,同比增长9.3%。同时,证券公司与国内一些互联网巨头,如阿里巴巴、腾讯等在金融科技领域的合作案例也日益增多,合作形式较为多样,包括双方签署全面合作框架协议,提升证券公司的综合运营服务能力,加速公司核心业务的互联网化进程和数字化转型等。证券业与金融科技的深度融合,成为证券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数据治理、数据生态是证券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证券科技运用的基础是数据治理和数据生态。在富含数据的市场悄然兴起之时,数据治理是证券公司核心竞争力的重要体现。市场上低成本流动的海量数据,与机器学习、匹配算法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一种全新的金融服务和一种新型的生产力。在资本市场上,金融资本的作用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它在经济中的信息功能。
  但是随着海量数据时代的来临,货币的角色将可能被数据取代,银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机构的商业模式将出现颠覆式变化,一种新的数据驱动型金融科技机构,将向传统金融服务业提出挑战。目前多数证券公司已意识到数据资产的价值和数据治理的重要性,在数据治理方面开展了一系列探索和实践。
  近期证券业协会的调查统计显示,已有超50%的证券公司制定了公司层面的数据治理战略规划;80%的证券公司建立了数据治理组织架构,其中大部分证券公司成立了专门的数据治理决策机构;70%的证券公司在数据治理不同领域制定相应章程、办法、规范;超60%的证券公司基本实现数据集中;部分大型证券公司在数据标准、元数据、数据生命周期管理方面处于行业领先地位;70%左右的证券公司不同程度地对数据质量进行了管控;监管数据报送受到普遍重视;证券公司对数据安全与隐私保护普遍重视,采取不同程度的管控措施;50%以上的证券公司数据治理工作涵盖或部分涵盖了子公司。
  但是相比银行业和国际一流投行,我国证券公司在数据治理方面尚不小差距,需要进一步探索建立符合数据科学特点的治理结构。
  数据生态是以行业数据资源为载体,通过数据共享形成协作共赢的有机整体,进而推动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国外数据生态发展已久,典型实践是行业内各成员之间达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通过数据分享实现数据价值的最大化,从而提升成员的营运能力和业绩水平。金融数据共享一举把全球金融科技竞争带入新的阶段,普遍认为这是金融行业互联网化后金融业最大的变革。通过金融数据共享,推动传统金融行业构建开放共享的数据生态体系,开展更深层次的协作和竞争,最终实现用户利益最大化,是金融数据生态的发展目标。随着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证券行业发展至今已积累了海量的数据,而数据的价值在于关联,只有通过全行业内外部数据共享,才能满足证券科技创新带来的高附加值数据需求。
  因此,数据生态是证券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设施。下一步协会将借鉴国际和国内数据生态建设的经验,深入探讨明确行业数据生态的监管规范和指引,积极推动行业数据生态建设的组织架构、运作机制、技术标准的设计和推广,为证券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强基固本。
  
  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一流投行纷纷利用金融科技进行转型。在机构业务收入持续下降的情况下,高盛、摩根大通等为代表的一流投行相继进行科技改革,宣称自己是一家科技公司,在金融科技领域进行更加全面的战略布局,在提升核心业务能力的同时,利用金融科技与已有的业务进行协同。
  高盛将“以科技为驱动力”的发展理念全面贯穿集团的决策和营运,进行了组织结构调整,将技术部门设置成为核心部门,目前技术部门的规模明显大于投资银行部、全球投资研究部、证券部等其他同级部门,同时还通过收购或投资初创型金融科技公司的方式扩充人才库、提高技术能力。
  摩根大通则提出了“数字化无处不在”的发展战略,以科技手段革新现有业务,加大IT方面的投入,对在线金融机构和创新实验室进行投资,通过金融科技拓展新的业务领域。
  目前国际一流投行每年在技术上的投资都在数十亿美元规模以上,并且还在持续增加中。摩根大通2017年在技术/通信方面的投入为77.06亿美元,比2016年增长12.6%,其技术/通信方面的投入占非薪酬支出比例从2013年的14%,增加到2017年的28%,5年期间增长了100%。高盛在2016年-2017年已经投资29家金融科技公司,其人员构成中技术性人员的占比达46%。
  从全球的发展现状看,“金融+科技”不仅是一场技术革命,更是推进证券业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战略引擎。
  2018年1月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发布的《人工智能标准化白皮书(2018版)》指出,人工智能技术是引领未来的核心生产力,各个国家竞相在新一轮国际竞争中获取人工智能主导权。
  我国证券业迫切需要从战略发展的高度,提高对证券科技的重视程度,深刻理解证券科技的创新与进步对经济生态、人文生态、金融生态的深远影响,紧紧跟上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区块链为代表的新一轮信息科技变革的历史机遇,把深化新兴科技运用作为高质量发展的第一生产力,积极开发运用证券科技,提高证券科技应用水平,提高系统集成自主性,加强信息技术领域布局,补充证券科技产业链相应环节的能力,形成创新驱动发展新格局。
  证券公司应当广泛运用新兴技术,推动自身从传统的通道业务证券服务商,向通道业务、信用业务与资产管理业务并重的综合证券服务商转型,积极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客户服务、市场分析、风险定价方面开展创新尝试,寻求从投资顾问端、财富管理端、客户服务端等全方位向智能化转型以提升服务效能。
  与此同时,证券公司既要积极利用证券科技推动业务模式创新,又必须严禁触碰法律底线和监管红线,必须高度重视证券科技带来的风险挑战。证券科技伴随的市场活动主要以数字化、虚拟化、云服务等方式呈现,模糊了市场参与者的身份特征、行为模式等关键要素,市场违规操作更加隐蔽化、智能化;新技术的运用使得业务设计更为复杂,交易速度和交易量呈几何级数增长,风险传播无时空界限,风险扩散更快,破坏性更强。此外,在研发交易新技术时可能出现交易算法和系统同质,在资本市场出现波动时引发市场交易策略共振,进而引发市场的系统性风险,甚至危害经济安全、社会稳定。
  因此,证券行业深化运用新兴技术,必须大力加强系统安全保障工作,加强对业务风险的严密防控,加大业务合规的严格监控,提升新兴技术运用同监管要求的契合度,有效防范证券科技潜在的风险隐患。
  我国资本市场的发展离不开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证券行业要继续走在改革开放的前列,必须坚持守正创新,不忘初心,就像创业之初那样,坚定走在新兴技术运用的前列。高质量发展,是体现新发展理念的发展,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协调成为内生特点、绿色成为普遍形态、开放成为必由之路、共享成为根本目的的发展。深化科技运用是推动证券业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



上一篇:推进体育消费持续提质扩容
下一篇:浓郁的年味儿又增添了文化香气